在线留言
| 企业地图 | 招贤纳士 | English
您好!欢迎光临江苏临溪药木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健康养生家居倡导者
Healthy household advocate

联系临溪 Contact Us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迎宾     北路1号东亭科创中心9F

TEL: 0510-8855 9922

FAX: 0510-8821 7399

Email:china@linxiym.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新闻中心 > 临溪新闻

江南大学潘礼龙医药副教授、孙嘉教授(国家千人计划医学科学家)、杨军博士莅临我司指导   

2019-6-15


 

  近期,屠呦呦团队突破青蒿素的“抗药性”难题,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又一次让世界看到了中医药的光芒。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藏,青蒿素正是从这一宝藏中发掘出来的。”传承5000年的中国中医药,积累了无数古人防病治病的智慧。药木也是临溪团队在这一宝藏中挖掘并总结提出的概念。

  药木在《本草纲目》中记载,有105种。正如临溪药木董事长徐波先生所说:“穷尽我一生的时间,别说是一百多种药木,就是四大药木就够我们研究一辈子的。”临溪以杜仲为代表,翻开了药木理论研究的第一页。徐波先生说:“我们有信心,更要找许多科学家一起共同推进这项事业。” 

  615日,临溪药木董事长徐波先生亲自接待来自江南大学的科学家孙嘉教授、潘礼龙教授,三院杨军博士、中国药木研究院的张主任陪同,几位共同探讨和深入药木理论研究。 

  孙嘉,江南大学食品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千人计划”(青年)人才,江苏省双创团队领军人才,江苏省双创计划人才。担任Front Immunol (IF: 5.5)杂志副主编、Engineering (IF: 2.7)杂志青年通讯专家。任江苏省“千人计划”专家联合会副秘书长、生物医药专委会理事,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食物过敏学组委员,江苏省免疫学会青工委常委,江苏省药理学会抗炎免疫专委会委员。研究方向为营养免疫学,长期从事营养组分与机体免疫调节及相关重大慢性疾病干预研究,致力于解决膳食营养、肠道菌群及其活性代谢物参与机体免疫、代谢平衡等领域内重要科学问题。

  潘礼龙,江南大学医学院副教授,长期从事免疫炎症在心血管疾病、胰-肠道疾病中的作用及机制研究,以及相关药物、营养研发,主持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项)等各类项目9项,入选复旦大学第三批“卓学人才计划”;获得施维雅青年药理学工作者奖获得者(2014年)、上海药学科技奖二等奖(3次),2011年度中国药学会科技三等奖(1次)。在Front Immunol (IF:6.4)Antioxid Redox Signal (IF:7.189)Free Radic Biol Med (IF:5.71)Int J Cardiol (IF: 6.175)Front Pharmacol (IF:4.4)Athersclerosis (IF:3.706)等国际知名期刊已发表第一/通讯SCI论文24篇(总影响因子>100),被SCI他引1000余次,H-index: 18。获得中国授权专利3项。目前担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函评专家,SCI期刊Front Pharmacol (IF:4.4)杂志特邀副主编、Front Immunol (IF:6.4)杂志review editor,同时任多家SCI期刊审稿专家。曾以主要完成人完成1类新药的临床前研究并实现1.5亿RMB成果转让。

  药木是属于中医药范畴,需要现代医药学来研究。 江南大学的两位科学家孙教授和潘教授分别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孙教授说:“现代医学是以西方医学为主导。作为药木研究,特别是关于药木杜仲中含有物质及病理研究也需要现代医学的研究方法,用实验和数据说话。这也不冲突。”

  潘教授也提出:“不一定说中医药的研究还一定要用古人尝百草的那种方式做研究。最好的例证就是屠呦呦所用的正是现代药学的方法,提炼出抗疟疾的青蒿素。可以全分析提取杜仲木质部的有益物质,也可能这些有益物质中会有新的发现,原来是杜仲皮中没有,但又是对某些疾病很有益的成分。”中国药木研究院无锡分院张主任说:是的,传统杜仲以皮入药,具有补肝肾强筋骨、调理任冲、固经安胎的功效。现代药理研究,杜仲木质部的有益物质也有很多。我们和中国药用植物研究所做了一些提取和分析,这次希望和江南大学两位教授合作,进一步研究杜仲在免疫调节和抗衰老方面的作用。“  

  徐总说:“临溪用药木杜仲做成床垫,是将中药药木确实的与居家生活联系起来。让人们在睡觉的8小时不止是睡觉,还能吸收到药木带来的好处。而且我们要用科学家的研究,用严谨的态度和数据支撑这些话!特别需要像孙教授和潘教授这样的高精尖的科学人才加入,和我们合作!也非常感谢两位对临溪的肯定。”两位教授也表示愿意参与到药木杜仲的基础研究中来,为挖掘药木的潜力贡献一份力量。

 

 微信图片_20190328094456.jpg

合影

  的确,药木是中医药宝藏中的宝藏,正等待我们用现代科技去发掘它的潜力,更需要像孙教授、潘教授药学青年科学家的加盟,大量的基础科研,才能让药木健康人类的使命得以实现,让药木能便更好地贡献世界。